郑氏百科

  • 郑板桥《道情十首》的来龙去脉
  • 时间:2016-11-06 16:17:42 来源: 世界郑氏网 编辑: 郑天飞


郑板桥《道情十首》的来龙去脉

 

 郑板桥的诗、书、画卓尔不群,被称为三绝,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,影响都很大。但还应当看到,郑板桥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,他的道情也写得很好。道情属于曲艺的一种,起初源于演唱道教故事的道曲,多是宣传出世思想,如无为而治、尊重自然、蔑视功名等。到了南宋的时候,人们开始用简板和渔鼓为伴唱乐器。道情内容形式以唱为主、以说为辅,也有只唱不说的。为便于传唱,道情的编写注重通俗化、生活化、趣味性,一听就懂。及至明清时期,道情得以广泛传播,不仅道士演唱,连一般平民百姓也都会吟唱几首,如当时板桥的家乡兴化,就有很多人会唱道情。郑板桥创作的十首道情,既高雅又通俗,十分脍炙人口,很受欢迎。

 落拓京师 遣兴而作

 俗话说,三十而立,郑板桥过了三十岁,却仍然穷困潦倒。他在得知同窗好友顾万峰入幕山东某处后,心中十分羡慕,也想到外地找一份工作,好养家活口。于是,借外出云游湖山之名,利用各种关系打探情况,寻找机遇,谋求一份差事。在清代,读书人除了做官、教书以外,还有一条谋生渠道,即襄助府县主政官员处理政务,被称为入幕,为了避嫌,入幕者通常应避籍,即不用本省本府文士。江浙一带人才辈出,外省府县通常延揽江浙文士入幕,因为这些人脑子活,点子多,笔头快,能办事。郑板桥到过湖南、江西,上过庐山,游过洞庭,结交过各方人士,但效果不佳,几年落拓向江海,谋事十事九事殆

雍正三年(1725),郑板桥在游历了长安、洛阳后来到北京活动,住在慈仁寺,过起了北漂的生活。北京是大清王朝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,这里达官显贵、文人墨客集中。在京城,他一面画画卖画,一面广交朋友,希望被人赏识,打开仕途。在他所交的朋友中有和尚,有官员,有皇宫侍卫的公子哥儿。板桥的交际能力是比较强的,他在京城结识的最高层次人物是康熙第二十一子允禧,时年才十五岁,与之东郊走马,西墅夜谈。京师之旅,尽管板桥利用各种机会推销自己,但时运不佳,历经数月仍然一无所获,一事无成,满腹牢骚回到家乡。

在此背景下,郑板桥有感而发,自雍正三年开始创作《道情》,至雍正七年(1729),便写出了《道情十首》初稿,其后屡抹屡更,惨淡经营了很多年才最终定稿。板桥之所以写此《道情》,其于乾隆二年(1737)所作《行书道情十首卷》跋语中,道出了个中缘由:雍正三年,岁当乙巳,予落拓京师不得志而归,因作《道情十首》以遣兴。今十二年而登第,其胸中犹是昔日萧骚也。人于贫贱时好为感慨,一朝得志,则讳言之,其胸中把鼻安在?后来,板桥对《道情十首》有所更定,直至乾隆七年(1742年)定稿,乾隆八年,才由门人司徒文膏刻版,称之为刻本。

《道情十首》是郑板桥的呕心沥血之作,是其人生旅途的感悟和思想历程的显露。雍正年间,板桥处于入世与出世的矛盾之中。他一方面要应考、要扬名、要挤入官场,另一方面又处处受挫折、处处受限、处处不顺心,于是便寻找精神家园,寻找心理平衡。板桥入世崇儒,出世崇道、崇佛,在他受困之时,便求教于道家,写下的《道情十首》,正是以此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。

唤醒痴聋 觉人觉世

 郑板桥《道情十首》的结构由开场白、十首词曲、尾白组成。

《道情十首》开场白有多个版本,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板桥道情手稿本和乾隆八年的刻本就不一样,两种开场白均为板桥手书。广东博物馆收藏本以秦王苻坚故事导入词曲,慨往古之兴亡,叹人生之奄忽,然后由道情演唱者介绍,这是唱的板桥道人的作品,倒也踢倒乾坤,掀翻世界,唤醒多少痴聋,打破几场春梦。今日闲暇无事,不免将来唱一番,有何不可?到了定稿时,刻本的开场白则以板桥第一人称作介绍,枫叶芦花并客舟,烟波江上使人愁;劝君更饮一杯酒,昨日少年今白头。自家板桥道人是也。在开场白中,板桥对自己谱写的十首道情作了介绍,戏说自己先世元和公公当年流落人间,教歌度曲我如今也谱得道情十首,无非唤醒痴聋,销除烦恼。每到山青水绿之处,聊以自遣自歌。若遇争名夺利之场,正好觉人觉世。这段开场白开门见山,简洁顺畅,过渡自然,交代了谱写《道情十首》的目的,在于唤醒痴聋,觉人觉世,劝人不要追逐于名利之场。可见板桥对于开场白进行了多年琢磨修改而成,显然系精雕细刻之作。

 十首词曲部分又可分为三个方面:

《道情十首》的前七首是精华所在,写了七种人,即老渔翁、老樵夫、老头陀、老道人、老书生、小乞儿、隐士,全都是社会的下层人物。通过描写他们自由自在的生活,表现他们无羁无绊的性格。他们虽然过着清贫的生活,但他们我行我素,自得其乐,活得洒脱。特别道出了作者的心声,不要太看重功名,要淡泊名利,与其挣扎在名利场中,还不如过这七种人的生活。

在郑板桥的笔下,老渔翁的生活简直太美了:靠山崖,傍水湾,扁舟来往无牵绊。沙鸥点点轻波远,荻港萧萧白昼寒,高歌一曲斜阳晚。一霎时波摇金影,蓦抬头月上东山。为避世逃名,做一个老渔翁,握一钓竿,纵情高歌,令人沉醉,这是多么理想的境界。

在老樵夫这首曲子中,板桥塑造了一个老樵夫砍柴回家的形象,看到丰碑是处成荒冢,华表千寻卧碧苔,坟前石马磨刀坏,须知在这黄土里埋葬的都是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,但今天又怎样呢?也不过如此!板桥欣赏的是倒不如闲钱沽酒,醉醺醺山径归来

板桥对于老头陀的生活描写极为形象,庙是古的,墙是破的,门是坏的,松是乱的,阳光是斜的,生活虽然清苦,但是老头陀自烧香,自打钟黑漆漆蒲团打坐,夜烧茶炉火通红。自己的生活自己安排,遗世独立,优哉闲哉,自得其乐。

板桥笔下的老道人极具仙气,背葫芦,戴袱巾,棕鞋布袜相厮称。这些道士云游四方,修琴卖药般般会,捉鬼拿妖件件能,漂泊天涯,行踪不定,悬岩结屋,隐遁山林,蔑视功名,自由自在,过着如同神仙的日子,这是令板桥向往的,他不也自称道人吗?

对于老书生这首曲子,更倾注了板桥的切肤之感,因他曾在仪征江村教馆教过书。一些人当官后,门前仆从雄如虎,陌上旌旗去似龙,一朝势落成春梦。板桥是情怀淡泊之人,对富贵骄人、不得善终者嗤之以鼻,劝他们倒不如蓬门僻巷,教几个小小蒙童

板桥出身贫苦,对贫苦人充满同情。对小乞儿生活状况的描写是细腻的,数莲花,唱竹枝,千门打鼓沿街市桥边日出犹酣睡,山外斜阳已早归,残杯冷炙饶滋味醉倒在回廊古庙,一凭他雨打风吹,这种流浪讨饭虽说自在,但说成尽风流显然是愤极之言。

板桥写隐士这首曲子,突出了意境的营造,掩柴扉,怕出头,剪西风,菊径秋,隐士于一片残阳中走下酒楼,看到的是秋山衰草,栖鸦萧柳。当隐士的一般为出世智者,置身于红尘之外,有感慨就撮几句盲辞瞎话,交还他铁板歌喉,倒也我行我素。

《道情十首》第八、第九首曲子为咏叹历史和先贤。

板桥在第八首曲子中,以道家虚无的态度回顾历史,上自唐虞,下至明朝,感叹了历朝历代的兴亡交替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邈唐虞,远夏殷。巻宗周,入暴秦;争雄七国相兼并。文章两汉空陈迹,金粉南朝总废尘,李唐赵宋慌忙尽。最可叹龙盘虎踞,尽销磨《燕子》《春灯》。在板桥看来,一部五千年历史,从唐虞、夏殷至周秦,从两汉、南朝到李唐赵宋,直至明朝,朝代不断更替,谁也阻挡不了,到头来只是万事皆空,还计较什么谁得谁失,争什么谁高谁下。

板桥在第九首曲子中,咏叹历史英贤名流操劳忙碌,鞠躬尽瘁,最后还是徒劳。吊龙逢,哭比干。羡庄周,拜老聃。未央宫里王孙惨。南来薏苡徒兴谤,七尺珊瑚只自残。孔明枉作那英雄汉;早知道茅庐高卧,省多少六出祁山。龙逢、比干都是忠良,最后都被杀。板桥崇拜的老子与庄子,通万物之变,清净无为,逍遥自得,而功高天下的韩信等名臣干将,最后都被诬被杀,下场凄惨。诸葛亮劳碌一生,但六出祁山无功而返,也枉称英雄了,以此博人一叹。

《道情十首》第十首曲子是最后一部分,点明主旨。

拨琵琶,续续弹;唤庸愚,警懦顽;四条弦上多哀怨。黄沙白草无人迹,古戍寒云乱鸟还,虞罗惯打孤飞雁。收拾起渔樵事业,任从他风雪关山。郑板桥在这里点明的唤庸愚,警懦顽,正好和与开场白中的无非唤醒痴聋,销除烦恼觉人觉世相呼应,点破玄机,启人了悟。板桥的这十首道情,既韵味无穷,又充满了沧桑感,隐隐反映出消极出世的意念,表现为对名利仕途的冷漠与蔑视。其实,板桥并非真的想出世,在当时,只是迫于生活的压力、世道的险恶,难以实现立功天地,字养生民的入世理想,而感慨世事,有所消沉。

《道情十首》尾白也有不同版本。乾隆七年(1742)定稿的刻本为:风流家世元和老,旧曲翻新调;扯碎状元袍,脱却乌纱帽,俺唱这道情儿归山去了。板桥此时并未当官,扯碎状元袍,脱却乌纱帽是表示自己志不在功名。广东省博物馆收藏本要长许多,玉笛金箫良夜,红楼翠馆佳人。花枝鸟语漫争春,转眼西风一阵。滚滚大江东去,滔滔红日西沉,世间多少梦和醒,惹得黄粱饭冷。你听前面山上隐隐吹笛之声,想是板桥道人来也。乘此月明风细,不免从他唱和追随,不得久留谈话,列位请了。刻印之前,板桥把它删除了。

流传广泛 影响深远

郑板桥创作的《道情十首》一经出世,便迅速传播开来,产生了很大影响,而且一直影响到今天。

由于雅俗共赏,在当时的影响就颇为广泛,不仅在扬州城的文化人中传唱,而且还流传到城乡的平民百姓中去了。扬州二月的一天,郑板桥来到扬州北郊玉钩斜一带,遇见了十七岁的饶五姑娘,姑娘对板桥说:久闻公名,读公词,甚爱慕,闻有《道情十首》,能为妾一书乎?板桥当场允诺,即取淞江蜜色花笺、湖颖笔、紫端石砚,书写好后送给了姑娘。正因为这一曲道情,板桥赢得了饶五姑娘芳心,姑娘成了板桥的红粉知己,后来还嫁给了板桥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板桥道情唱遍了扬州也唱响了北京,京中歌女招哥以唱板桥道情闻名,板桥知道后,既赠诗又赠银,在《寄招哥》这首诗中,有这么两句表示谢意:宦囊萧瑟音书薄,略寄招哥买粉钱。乾隆十八年(1753),板桥在山东做了十二年官后,却落了个莫须有的罪名被罢归,后游杭州,和杭州太守吴作哲、湖州太守李堂泛舟西湖,醉后,即唱予道情以相娱乐,板桥听到吴、李二位大人会唱自己的道情,感到很意外又很高兴。

郑板桥的《道情十首》不仅在当时有很大的影响,而且以其独特的魅力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。鲁迅先生曾几次提到郑板桥的道情,并加以称赞。鲁迅在《三闲集·怎么写(夜记之一)》中写道:我宁看《红楼梦》,却不愿看新出的《林黛玉日记》,它一页能够使我不舒服小半天。《板桥家书》我也不喜欢看,不如读他的《道情》。江泽民同志对板桥道情情有独钟,在一次会议上,曾完整地引用郑板桥《道情》中老书生一首曲词来教育领导干部要淡泊名利,江泽民同志说:功名利禄的思想太重了,没有什么好处,使自己不得自由。人总要有高尚的灵魂。这番话真可谓是修身立业的金玉良言。江泽民同志还数次登台演唱板桥道情,200010月,江泽民回扬州参加润扬大桥奠基典礼,晚上兴致勃勃地和家乡的文艺工作者登台联袂演唱板桥道情。200112月,江泽民同志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七次文代会、六次作代会的闭幕晚会,在联欢活动中,他也表演了节目,内中演唱了一首顾毓秀老师作曲的郑板桥的《道情》。在箜篌的伴奏下,江泽民同志将这首意蕴绵长的乐曲演唱得古风流转、雅韵悠悠。

在今天的舞台上,郑板桥的道情仍时有传唱。

(来源:扬州网)



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主办单位: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
地址:河南省荥阳市万山路9号 电话(传真):0371-64603583 64669555 64688035
豫ICP备05010404号 公安备案号41018202000221 世界郑氏宗亲信息管理系统

安全联盟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