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名人

  • 首任西域都护郑吉
  • 时间:2015-09-24 17:53:02 来源: 世界郑氏网 编辑: 郑天飞



首任西域都护郑吉

 

郑吉(?~前49年)西汉会稽(今浙江绍兴)人,以卒伍从军,数出西域。宣帝时,任侍郎,率士卒屯田渠犁,因发西域诸国兵攻车师有功,升卫司马,使护鄯善以西南道。公元前60年,匈奴日逐王先贤惮率万余人归汉,郑吉发渠犁、龟兹诸国5万人以迎之。匈奴"僮仆都尉由此罢"。汉置西域都护,治乌垒城,统领西域。郑吉被任命为西域第一任都护,故《汉书·郑吉传》说:“汉之号令班西域矣,始自张骞而成于郑吉”。

郑吉,会稽出身。自兵卒荣达,而活跃于西域,是在前汉对外战争中活跃的典型武将。其功绩在前六○年匈奴之日逐王先贤择背叛单于准备投汉时,发动西域诸国的五万兵力平安地将之后记送前往长安。

以后,郑吉的势力冠于西域,以都护骑都尉的身份继续效力。此外,汉也封其为安远候,并建立乌垒城,行使对西域的镇抚。随着其在汉经营西域时所建立的功绩,郑吉也成为西域都护这职位的第一人。

郑吉素有大志,卒伍出身,早年从军数出于西域,屡建奇功,很得皇帝器重。汉宣帝时,派郑吉以侍郎(略高于郎的小官)的身份去渠犁屯田积谷,以供应出使外国者中途之需。后来由于车师国勾结匈奴,劫杀汉使,郑吉乃发屯田区和城郭诸国兵攻破车师,并把车师一分为二划成两国,却车师前国今吐鲁番地区和车师后国今昌吉州东四县一带。郑吉也因功升内卫司马,专职保护西域南道各国。

郑吉先破车师,后又迎降日为王,威震西域,晋升为都尉,既护鄯善以西南道即从古楼兰,经于阗、莎车、疏勒,越葱岭之路;又护车师以西北道从楼兰,经车师前国、焉耆、龟兹、温宿、疏勒,越葱岭之路。从此,丝绸之路的南、北两条道路,都由他来领护,故号称都护

西汉会稽(今浙江绍兴)人,卒伍出身,多次随军进出西域,升任为皇帝的侍卫郎官(郎官是个职小权微的最低级军官)。郑吉为人好强,有大志,专习外国事。自从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,李广利征伐大宛之后,西汉王朝就开始在西域设置校尉官署,屯田渠犁(今新疆尉犁、轮台一带)

汉宣帝时,又派郑吉以侍郎(略高于郎官的小官,并非唐宋时期,仅次于尚书的高官。)的身份去渠犁屯田积谷,以供应出使外国者中途之需。后来由于车师国勾结匈奴,劫杀汉使,郑吉乃发屯田区和城郭诸国兵攻破车师,并把车师一分为二划成两国,即车师前国(今吐鲁番地区)和车师后国(今昌吉州东四县一带)。郑吉也因功升内卫司马(相当于今天的团参谋长之职),使护鄯善以西,南道(即从古楼兰,经于阗、莎车,疏勒,翻葱岭之路)。神爵二年(公元前60)单于死,匈奴诸王争权夺位,住在匈奴西部的日逐王名叫先贤禅,他是单于的叔伯哥哥,身兼西域僮仆都尉,驻扎在焉耆一带,实行苛捐杂税,长期压榨城郭诸国,他深感单于一死,内部相互倾轧日甚,匈奴国势日趋衰败,他在西域的统治也危在旦夕。

一想到,自己在匈奴诸王之中,又非单于的嫡系,就越加感到力单势孤,弄不好很可能被别人吞并,于是他找出一条自新之路,归顺汉朝。他秘密派出使者和郑吉联系,郑吉得信喜出望外,便准备起迎降的事宜。手下人却劝他说:“日逐王拥有上万名精骑兵将,我们屯田区只有三百多人,我们去迎他,如果有变,怎能消受得了。”

郑吉向手下人分析了汉匈两家势力,一消一长的动向和日逐王目下所处的困境。他劝大家说:“我认为日逐王要归顺汉朝,是出于形势所迫,他之所以约定我们到他指定的地点去受降,主要是试探一下,看我们是否有诚意。如果我们不敢去,他必然会产生疑心动摇起来。我们不能只考虑个人的安危,误了国家的大事。”接着,他又将起军来:“这样吧,怕死的留下,不怕死的就跟我走上一趟。”经他这么一讲,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我们背井离乡,就是为了报效国家,一切听从司马调遣。”

到了约定日期,郑吉调动渠犁、龟兹诸国五万人马前往指定的地点迎接日逐王来降。日逐王一见郑吉来迎非常高兴,他对郑吉的气慨十分赞赏。
  郑吉先破车师,后又迎降日遂王,威震西域,汉宣帝看他很有能力,命他既护鄯善以西,南道,又护车师以西,北道(从楼兰,经车师前国、,焉耆、龟兹、温宿、疏勒,翻葱龄之路)。从此“丝绸之路”的南、北两条道路,都由他来领护,故此,号称都护。因而在我国历史上,都护一职的设置,就从郑吉开始了。

掌西域屯田

自从张骞通西域、李广利征伐大宛之后,开始在西域设置校尉,屯田于渠犁。

汉宣帝地节二年(公元前68年),郑吉以侍郎的身份被派遣到渠犁负责屯田,积蓄粮食,打算攻打车师。到秋收时,郑吉与校尉司马熹发动西域城郭诸国军队一万多人,自己带领的屯田士一千五百人共击车师,攻破交河城(今吐鲁番西)。车师王躲在北边石城中,未曾捉到,适值军粮已尽,郑吉决定罢兵,回到渠犁屯田。

秋收完毕,又发兵攻车师王于石城。车师王听说汉军将到,往北逃走向匈奴求救,匈奴未为发兵。车师王与贵族苏犹商议,打算向汉军投降,又担心不见信任。苏犹教车师王攻取匈奴旁边的小蒲类国,劫掠其人民,然后投降于郑吉。

匈奴听说车师王投降于汉朝,发兵攻打车师,郑吉带兵向北迎战,匈奴吓得不敢前来。郑吉就留下一个军侯及二十个士兵保卫车师王,自己领兵回到渠犁屯田。车师王害怕匈奴军队又去杀他,于是逃到乌孙,郑吉迎接车师王的妻子安排在渠犁。

郑吉回朝报告,到了酒泉,有诏命他回到渠犁与车师屯田,增加积粮以安定西域,对付匈奴。郑吉回到西域,“传送车师王妻子诣长安,赏赐甚厚,每朝会四夷,常尊显以示之”。同时,开始调发三百士兵到车师屯田。据投降者报告,匈奴贵族都说“车师地肥美,近匈奴,使汉得之,多田积谷,必害人国,不可不争也”。

果然匈奴派遣骑兵来击汉屯田者,郑吉就和校尉将渠犁的屯田士一千五百人全都调到车师屯田,匈奴又增调骑兵前来,汉屯田士少不能当,退守于车师城。匈奴贵族在城下对郑吉说:“单于必争此地,不可田也。”围城几天就解了。

后来常有数千骑兵往来守车师。郑吉上书:“车师去渠犁千余里,间以河山,北近匈奴,汉兵在渠犁者势不能相救,愿益田卒。”公卿大臣议论,以为道远烦费,可以罢归车师屯田。诏命长罗侯常惠带领张掖、酒泉的骑兵开往车师北边千余里,显示汉军威武。匈奴骑兵退去,郑吉才从车师回到渠犁,共有三校尉屯田。

汉朝立了故车师太子军宿为王,将车师国民迁到渠犁。车师王因得到汉军保护,不受匈奴欺压,“亦安乐亲汉”。后来汉朝置戊己校尉屯田,居于车师原来的地方。

始为西域都护

郑吉因在渠犁与车师之功,升为卫司马,负责卫护鄯善西南方(塔里木盆地以南、昆仑山以北,所谓“南道”)各国的安全。

神爵(公元前61—前58年)年间,匈奴内部矛盾严重,日逐王先贤掸打算投降汉朝,派人来与郑吉联系。郑吉当即发动渠犁、龟兹各国五万人迎接日逐王,日逐王部下一万二千人、大小头目十二人随郑吉到了河曲地区,有一些人逃亡,郑吉追杀了他们,于是带着日逐王及其部下到了京师。朝廷封日逐王为归德侯。

郑吉因打垮了车师,召降了日逐王,“威震西域”,于是兼护车师西北方(天山以北,所谓“北道”)各国的安全。所以号称“都护”。汉朝在西域设置都护,是从郑吉开始的。汉宣帝为了嘉奖郑吉的功劳,封他为安远侯,下诏书说:“都护西域骑都尉郑吉,拊循外蛮,宣明威信,迎匈奴单于从兄日逐王众,击破车师兜訾城,功效茂著。其封吉为安远侯,食邑千户。”这时是神爵三年(公元前59年)。

郑吉选择西域中心、土地肥饶的地方设立都护的幕府,治乌垒城(在今新疆库尔勒与轮台之间),负责处理西域各国事务,“督察乌孙、康居诸外国动静,有变以闻。可安辑,安辑之;可击,击之。”同时发展屯田事业,“田于北胥鞬,披莎车之地”。屯田校尉开始从属于都护。

匈奴日逐王投降于汉朝,汉朝在西域设置都护,标志着汉朝与匈奴势力在西域的消长。以往匈奴的势力很大,“匈奴西边日逐王置僮仆都尉,使领西域,常居焉耆、危须、慰黎间,赋税诸国,取富给焉”。自日逐王投降于汉朝,匈奴的僮仆都尉“由此罢,匈奴益弱,不得近西域”。而汉朝自张骞始,至于郑吉,在西域发展壮大了势力,“镇抚诸国,诛伐怀集之”。所以史称:“汉之号令班于西域矣,始自张骞而成于郑吉。”

汉宣帝为了嘉奖郑吉的功劳,晋升他为都尉,并下诏颁示天下:  “西域都护、骑都尉郑吉,拊循外邦,宣明威信,迎匈奴单于从兄日逐王率众来归,击破车师兜訾城,功勋卓著。朕封吉为安远侯,食邑千户。”郑吉得旨,选择西域的中心地带乌垒城(今轮台县野云沟一带),开设西域都、护府(史称:“中西域而立幕府”),抚南控北,护东镇,从此汉朝之号令班西域矣!

据《汉书•西域传》记载:“西域,在汉武帝时,本为:三十六国;至哀,平二帝,实为五十五国,皆在匈奴之北,乌孙之南,南有昆仑,北有天山,中央有大河(古称计戌水,今名塔里木河),东则接汉地之玉门、阳关,西达葱岭为界。昆仑,东出金城(今兰州市),与汉之南山(今祁连山)相属。其河有二源:一出葱岭,一出于阗(今和田),于阗在昆仑下,其河北流,与葱岭河(今叶尔羌河)汇合,东注蒲昌海(古有盐泽,拗泽、洛浦池诸称,今名罗布泊)。浦昌海距玉门、阳关,各三百余里,海宽方园三百里,其水,冬夏不增不减。”

“西域诸国之民,多为土著,有城廓、耕田蓄畜。城郭,之人,与匈奴,乌孙,异语殊俗。在汉之西域都护府设置之前,诸国皆役属于匈奴,受制于僮仆都尉。所谓僮仆都尉乃”  是视诸国之民,为家僮奴仆。由于郑吉迎降日逐王,撤销了匈奴僮仆都尉,建立了汉朝都护府,从此,三十六国之人,皆为汉朝天子之臣民,三十六国之河山,皆入汉朝之版图,西域之一统于中国,由此始焉。” 
  其实《汉书》的作者班固对于西域的如上概述,存属是狭义的,他圈定的西域,恰是今天新疆的南疆地区。然而,既不全面,也有失误之处。他为三十六国划定了范围:东到两关,南到昆仑是对的。西限葱岭,北到天山就错了。第一,三十六国中的大宛、桃槐、休循诸国都在葱岭之外的西部,第二,三十六国中的姑师,早在西域都护府建立之前,就由郑吉划分为前后两国,而这两国的划分又正是以天山为界。前国在天山之南,后国在天山之北,第三,在西域三十六国的西夜国条下说; “西与蒲犁接”。在蒲犁国条下说:  “南与西夜接”,也是混乱不清的。西域号称三十六图,实际上郑吉首创的西域都护府,它所管辖的范围,就已经超过三十六国了。

通览西汉之经营西域史,始于张骞,而成于郑吉。张骞创凿空功,郑吉开拓疆之业。张骞、郑吉出身于伍卒小吏,功成于异域而封侯,究其因果,实乃时势造英雄耳。若无汉武之勃勃雄心,岂有万里之博望,西域之安远乎?后继都护十七人,有所建树者不过二、三人。条件相似,功业出自坚毅和勤奋。千里马遇伯乐,方是立业成功之两大动因。

自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、李广利征伐大宛之后,西域各国纷纷遣使入贡,汉朝派往西域的使者日益频繁,“于是自敦煌西至盐泽(今罗布泊),往往起亭。而轮台、渠犁皆有田卒数百人,置使者校尉领护,以给使外国者。”轮台位于西域中心地区,渠犁在今库尔勒、尉犁一带。轮台、渠犁都在丝绸之路北道上,自公元前101年两地开展的屯戍,以犄角之势直接威胁匈奴在焉耆所设统治西域的军政机构僮仆都尉。使者校尉是西汉政府在西域地区最早设置的政府机构,实际上也是后来西域都护的雏形。

公元前89年,大司农桑弘羊奏请扩大轮台屯田,加速汉朝统一事业。但由于当年局部战事失利,加之国家财政吃紧,使汉武帝丧失了原来雄心勃勃的进取精神,下诏停办了轮台屯田。汉昭帝时采纳桑弘羊之议,得以恢复。

到汉宣帝时,郑吉以侍郎率领所部一千五百人在渠犁屯田积谷,发动了对匈奴控制下的车师的进攻。车师为西域重要军事要地,分前后庭两部分:前庭位于今吐鲁番盆地,后庭位于今吉木萨尔一带。匈奴僮仆都尉常驻在今焉耆一带,以车师为后援。因此,控制车师对汉朝和匈奴都至关重要。

在屯田积谷提供后勤保障的情况下,公元前68年(宣帝地节二年)郑吉即奉命发诸国兵三万人及屯田卒一千五百人西击车师,车师王降汉。郑吉根据渠犁屯田积谷的成功经验,派士兵三百人屯田车师,因功晋升为卫司马,被任命为护鄯善以西南道使者,这是西汉在轮台设置使者校尉的发端。

匈奴意识到:“车师地肥美,使汉得之,多田积谷,必害人国,不可不争。”因此汉匈在车师进行了激烈的争夺战。郑吉曾率渠犁所有屯田兵一千五百人移屯车师,并驻交河城。唐人李颀“白日登山望烽火,黄昏饮马傍交河”之句,也是此时郑吉军旅生涯的写照。后来在匈奴的强攻下,郑吉奉命于公元前64年撤离车师,还屯渠犁。

公元前60年神爵二年九月,匈奴发生内乱。起因是老上单于死后,按照匈奴袭位惯例,日逐王先贤掸理应继承王位。但右贤王篡位为新单于,引发匈奴上层矛盾空前尖锐。日逐王与新单于为政敌。此时王位旁落,其位岌岌可危。

十月,日逐王遣使至渠犁,向郑吉表示愿意率众归属汉朝。郑吉尽发渠犁屯田军与龟兹诸国人马五万人前往迎接,日逐王率众一万二千人来归,郑吉将其安置在河曲,护送日逐王等至京师,汉宣帝封日逐王为归德侯,留居长安。匈奴统治西域的僮仆都尉随之撤销。“吉既破车师,降日逐,威震西域,遂并护车师以西北道,故号都护。都护之置,自吉始焉”。

郑吉被汉宣帝任命为西域都护,是西汉王朝派驻西域的最高军政长官,直属中央领导,相当于内地郡太守。册封西域地方首领管理各地事务,“皆佩汉印绶,凡三百七十六人”。从此西域地区列入了西汉王朝的版图,这是新疆历史上的重大事件,也是我们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形成和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。

西域都护府驻地乌垒城在今轮台县策大雅乡野云沟。选址在此,一是考虑到地处西域中心,便于统治;二是考虑到靠近轮台屯田基地,可以依托。西域都护除直接掌握领导汉朝在西域的驻军外,奏请朝廷批准,还可以调遣西域诸国的军队,维护地方安宁,保障丝绸之路畅通。按汉制,西域都护任期一般为三年。据史籍记载,自汉宣帝任命郑吉起,到王莽新朝约七十余年间,西域都护皆选勇敢有谋略者,共有十八人担任此职。

郑吉在西域都护府建立初期,为了对西域进行有效的管理,调解西域诸国之间的关系,做了大量的工作,神爵二年被封为安远侯,十年后病卒。他在西域二十余年,以屯田渠犁、击破车师、迎降日逐王,出任西域都护而功绩卓著,永载史册。如《汉书》所论:“汉之号令班西域矣,始自张骞而成于郑吉。”

随着统一西域事业的完成,西域都护府的建立,公元前48年又设立戊己校尉,主管屯田事宜,使西域屯田获得了更大的发展。

郑吉任西域都护期间,正是西域屯田规模达到空前时期。轮台屯田区最盛时,屯田士卒达到三千人。按桑弘羊的建议,“置校尉三人分护”。按当时每兵垦田二十亩计算,屯垦面积达六万亩,轮台成为汉朝在西域的著名粮仓之一。由于大力发展屯垦事业,既减轻了西汉政府和当地人民的负担,又解决了军队的后勤供应,增强了西域的防守能力。屯田是西汉政府为了统一和巩固西域而采取的一项重大措施。前期屯田主要是为来往西域的内地汉使提供粮秣,后来大规模的屯田,为统一与安定西域提供了可靠的物资保证。屯田之千古良策,影响至今。




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.
主办单位: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
地址:河南省荥阳市万山路9号 电话(传真):0371-64603583 64669555 64688035
豫ICP备05010404号 公安备案号41018202000221 世界郑氏宗亲信息管理系统

安全联盟
关闭